四川在线记者 张明海

  4月19日上午10时,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记者攀着扶梯,一直向下,来到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2 航站楼地下8.5米——这一个黑漆漆的地下空间,是T2航站楼的隔振层。

  “8.5米以上是地面,隔震层地板再往下17米多,是将从T2航站楼斜穿而过、从地底呼啸而过的成自高铁。”中国华西天府机场T2航站楼项目部经理袁刚说。

  袁刚告诉记者,即日起,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2航站楼开始隔振系统释放,并将在5月中旬将394套减震系统全部释放完毕,“而随着隔振系统的释放结束,整个T2航站楼也将成功实现‘软着陆’。”

  “蛋壳上踩巨人”

  时速350公里高铁不减速斜穿航站楼大厅

  这无疑是一个“蛋壳上踩巨人”的创举——地面上是自重14万吨的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2航站楼,地下是时速350公里且不减速的高速列车。

隔振系统 张志鹏 摄
  这是全世界首个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不减速斜穿的航站楼大厅。“我经过了双流机场T2航站楼、重庆江北机场等大型机场航站楼项目的建设施工,这种‘大铁’穿过航站楼的项目也是第一次遇到,以前也没有听到过类似的情况,完全没有现成的解决办法和案例。”袁刚说。

  高速铁路列车运行将引起环境振动,势必会对航站楼产生一定的影响——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何达到最好的减震和支撑效果?

  没有现成的案例可寻。

  袁刚告诉记者,在施工建设中,中国华西集团项目技术团队联合重庆大学、中铁二院等进行一系列技术公关,开创了世界第一例高铁“斜穿”T2航站楼大厅而创新的现浇叠合拱形厚重顶板支模体系施工技术。 “我们通过反复计算和论证,设置694个减振基础将大厅14万吨的结构荷载传至‘大铁’的弧形顶板上,减少高速列车运行时产生的振动对航站楼的影响,达到隔振和减振作用。”

工人进行隔振系统释放前准备 张明海 摄
  这样一来,高速列车的运行对航站楼的安全和正常运转,就不会造成任何影响。

  “在天府国际机场正常出行的游客,以及在航站楼工作的人,如果不经刻意提醒,不会感受到地下有高速列车的存在。”袁刚说。

1 2 下一页